当前位置:永康新闻中心 > 招商 >

提升供给体系对国内需求的适配性_投资

2021-01-13  来源:  作者:admin666

  政经观察

  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要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高质量发展,就是能够很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发展,是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发展。通过不断提高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能力和水平,为实现高质量发展提供根本保证。构建新发展格局要更多地依托国内市场,实现生产、流通、分配、消费循环畅通。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要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使生产、分配、流通、消费更多依托国内市场,提升供给体系对国内需求的适配性,以高质量供给满足日益升级的国内市场需求。”

  提升供给体系对国内需求适配性的必要性

  从宏观经济循环看,高质量发展应该实现生产、流通、分配、消费循环畅通,经济发展比较平稳。我国提出以畅通国民经济循环为主构建新发展格局。新发展格局是根据我国发展阶段、环境、条件变化提出来的,是重塑我国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的战略抉择。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加入世贸组织后,我国加入国际大循环,对我国快速提升经济实力、改善人民生活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近年来我国出口优势和参与国际产业分工模式发生改变,而且随着全球政治经济环境变化,逆全球化趋势加剧,传统国际循环明显弱化。我国是一个大国,大国经济的优势就是内部可循环,因而在当前国际形势下,必须把发展立足点放在国内,更多依靠国内市场实现经济发展。构建新发展格局,要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要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战略方向,提升供给体系对国内需求的适配性,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

  我国供给体系对国内需求的适配性还不强,经济循环中还存在许多堵点瘀点。从质量看,随着消费不断升级,居民对优质产品和服务的需求增加,需要高质量产品和服务的供给。从结构视角看,我国经济中存在供需结构失衡、房地产与经济失衡、金融和实体经济失衡、城乡区域结构失衡、人口结构失衡等,形成堵点瘀点。从产业链供应链看,我国还存在断链、短链等问题,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没有得到根本性改变,在工业母机、高端芯片、基础软硬件、开发平台、基本算法等方面瓶颈仍然突出。从生产、分配、流通和消费环节看,我国还存在产业链水平、分配结构、流通效率和消费环境亟待提升问题。

  提升供给体系对国内需求适配性的举措

  提升供给体系对国内需求适配性,需要优化供给结构,改善供给质量,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同时也需要扩大内需,增强需求对供给牵引。

  第一,提高供给质量。我国是发展中国家,发展仍然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发展中的矛盾和问题集中体现在发展质量上。要在提升质量上下功夫,加快建成适应科技新变化、人民新需要、优质高效多样化的供给体系。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

  质量变革是高质量发展的主体。要提升产品和服务质量,在“增品种”“强品质”“创品牌”上求实效。要提升要素供给质量,数据、信息、知识等新型效率型生产要素,日益成为决定企业竞争成败的关键。要提升产业发展质量,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效率变革是高质量发展的主线。要引导生产要素流向高效率的部门和环节。以人工智能、5G、车联网等为代表的一批新产业新经济蓬勃发展,要引导技术、人才、资本、信息等生产要素协同投向这些重点领域。要以市场为导向优化资源配置方式,依靠技术进步提高劳动生产效率。动力变革是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基础。推动制造业的动力变革,必须改变主要依靠资源和要素投入的老路,走创新驱动发展道路;强化创新体系建设、推动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有机结合等;坚持创新在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战略支撑。

  第二,优化供给结构。要优化产业结构,加速新旧动能转换。顺应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的发展趋势,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融合发展为契机,推动新产业、新业态、新技术、新模式的发展壮大,创造形成发展新动能。通过技术、品牌、商业模式的创新,提升传统产业发展水平。推动传统产业智能化,促进新一代信息技术与传统制造业的融合。传统产业低碳化,既包括低碳技术,也包括新能源、循环经济、再制造等方面。要推动传统产业高端化,提高传统产业技术含量、产品附加值。

  促进农业、制造业、服务业、能源资源等产业门类关系协调。提高农业质量效益和竞争力,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健全农业支持保护制度。借鉴国际经验,发达经济体推动制造业回流和升级,我国要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巩固壮大实体经济根基。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壮大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技术、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装备、新能源汽车、绿色环保以及航空航天、海洋装备等产业。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推动生产性服务业向专业化和价值链高端延伸,生活性服务业向高品质和多样化升级。统筹推进基础设施建设,构建系统完备、高效实用、智能绿色、安全可靠的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

  要推动金融、房地产同实体经济均衡发展,关键在于大力发展实体经济,提高实体经济利润率。要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大任务“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个字上下功夫。要巩固“三去一降一补”成果,推动更多产能过剩行业加快出清,降低全社会各类营商成本,加大基础设施等领域补短板力度。要增强微观主体活力,发挥企业和企业家主观能动性,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和法治化营商环境,促进正向激励和优胜劣汰,发展更多优质企业。要提升产业链水平,注重利用技术创新和规模效应形成新的竞争优势,培育和发展新的产业集群。要畅通国民经济循环,加快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市场体系,提高金融体系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形成国内市场和生产主体、经济增长和就业扩大、金融和实体经济良性循环。

  第三,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锻造产业链供应链长板,立足我国产业规模优势、配套优势和部分领域先发优势,打造新兴产业链,推动传统产业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发展服务型制造。促进产业在国内有序转移,优化区域产业链布局,支持老工业基地转型发展。补齐产业链供应链短板,实施产业基础再造工程,加大重要产品和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力度,发展先进适用技术,推动产业链供应链多元化。要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布局产业链,前瞻布局战略性新兴产业,培育发展未来产业,发展数字经济。要创新科技成果转化机制,发挥企业主体作用和政府统筹作用,解决基础研究“最先一公里”和成果转化、市场应用“最后一公里”有机衔接问题,打通产学研创新链、价值链。优化产业链供应链发展环境,强化要素支撑,加强国际产业安全合作。

  第四,扩大国内需求。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分析了社会再生产过程中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四个环节之间的辩证关系,生产决定消费,同时,消费对生产有反作用,促进生产的发展。我国居民消费规模持续扩大,2019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41.2万亿元,消费结构也不断优化,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2019年为28.2%,消费新业态新模式蓬勃发展。我国将全面促进消费,顺应消费升级趋势,提升传统消费,培育新型消费,适当增加公共消费。推动汽车消费,促进住房消费健康发展。发展服务消费,放宽服务消费领域市场准入。改善消费环境,强化消费者权益保护。拓展投资空间,优化投资结构,保持投资合理增长,发挥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的关键作用。推进新型基础设施、新型城镇化、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设,支持有利于城乡区域协调发展的重大项目建设。

  提升供给体系对国内需求适配性的根本途径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继续用足用好改革这个关键一招,保持勇往直前、风雨无阻的战略定力,围绕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推动更深层次改革,实行更高水平开放,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提供强大动力。第一,深化改革。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真正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必须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深化国资国企、土地、财税、金融、政府行政管理等重点领域的改革。第二,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全面开放意味着坚持制造领域开放与服务领域开放更好结合,坚持引进来与走出去更好结合,坚持沿海开放与内陆沿边开放相结合,坚持向发达国家开放与向发展中国家开放相结合。继续抓好优化对外开放区域布局、推进外贸优进优出、积极利用外资、加快自贸区及投资协定谈判,促进“一带一路”发展。(施红)

  (作者系中央党校经济学部区域经济学教研室主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