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永康新闻中心 > 汽车 >

动力电池研发放缓,宁德时代的原因是紧追华为

2021-07-20  来源:  作者:admin666

动力电池研发放缓,宁德时代的原因是紧追华为?

可以这样评价一下宁德时代这家企业,整个2020-2021年,它在电动汽车领域的风口上,似乎就没下来过。尤其是,进入2021年之后,宁德时代先是冲上万亿市值,再到宁德时代继续占据装机量的绝对领先,以及冲上万亿市值之后仍被舆论“看空”,特斯拉却忽然给到了4年订单支持,给了一剂“强心针”。

目前的宁德时代,一切处于向好的局面,多地工厂在同一时期内如火如荼的被报道出了加码建设的新闻。不过,在这些的背后,我们还能看到另一件事:宁德时代还有其他方面的图谋与布局。

剖析其核心业务,动力电池未来空间有限

宁德时代的快速崛起,与其高度贴合动力电池相关政策以及自身的制造能力、技术研发、量产交付能力,息息相关。三元锂电池的快速发展,宝马在中国选择合作伙伴的模式,直接按下了宁德时代快速发展的加速键。凭借其企业的制造实力,宁德时代已经牢牢占据了全球以及中国市场的出货量等优势。

不过,依然是老话题,当企业的体量上升到一定层级之后,它的发展速度会受到现实情况的很多节制,比如更多的资金预算被投入新一轮生产中,一定程度上放慢其企业的核心进步速度。

眼前的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领域的优势表现在于产量,并不过多在于技术进步。

动力电池研发放缓,宁德时代的原因是紧追华为?

2020年,宁德时代在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约为34GWh,占据总份额137GWh约四分之一,同比增长17%,同时,这也是其连续第四年装机量登顶。目前,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在多地设有工厂,包括福建、江苏、青海、四川、广东、山西等,同时在德国也设有动力电池工厂。同时满足中国以及海外的相关订单,并在装机量上优势明显,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宁德时代的中国五大生产基地中共有226GWh规划产能,同时在第一季度,目前的统计数字为动力锂电池装机量12.22GWh,宁德时代产能尚未大量释放。

产能充满优势,不过在技术进步方面,它目前的表现,并不算十分惊艳,尤其是对比起动力电池行业的先进技术而言。2019年4月,NCM811技术电池投入市场,其产品特征为高性能、高续航,但在实际的使用过程中,因安全等一系列原因,截至目前NCM811尚未成为相关技术的先进应用者。

动力电池研发放缓,宁德时代的原因是紧追华为?

根据宁德时代的官方公布消息,NCM811电池目前的出货量占总出货量20%以上,结合其2020年34Gwh的预估装机量来看,其装机量不超过7Gwh。而在2020年,另一种动力电池-刀片电池,则呈现出一种快速翻盘的局面,年初时规划产能为2Gwh,但在推出之后快速获得市场认可,2020年底时产能提升至12Gwh左右,并在2021年预计提升至20Gwh。

被刀片电池争抢份额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宁德时代的NCM811技术在面对特斯拉4680电池时,也没有被行业特别的认可。技术目标提升16%续航的特斯拉4680电池与三星SDI与LG化学为主,同时与车身结构融为一体,宁德时代在特斯拉体系中承载的并非新技术拓展任务。

并且,接下来的宁德时代技术路线,已经更多开始向降本(无钴电池)发展。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不对,只是意味着宁德时代的部分策略在发生变化,当体量提升至一定层级之后,一切走向以稳为主,少了一些之前的“锋利”。

不过,从另一层面来看,宁德时代此举也可以理解

单纯从动力电池的角度来看,宁德时代的发展趋势如今并不算特别亮眼,从此前的冲劲十足变得愈发保守。但结合其另外一个呼之欲出的相关计划,能发现宁德时代在其他方面有了新布局-储能战略。

今年4月,宁德时代发布2020年报,和此前的财报不太相同的是,新增了2个较大的亮点:储能业务、海外业务。储能业务销量达2.39GWh,境外业务营收79.08亿元,营收占比15.71%。

其中,储能业务,正在与目前全球的能源发展趋势-碳中和高度谋合。

在宁德时代的储能业务中,它很大的一个思考在于“锂离子电池无法同时支撑电动汽车和规模储能两个巨大市场”。于是,动力电池开始启动向钠离子发展的路线,而锂离子电池开始发力储能层面。

动力电池研发放缓,宁德时代的原因是紧追华为?

按照目前的公开材料来看,我国2025年储能装机量要达到30GW,当前国内的电化学储能规模只有3.28GW,潜力相当大,但是原材料短缺的问题也不断显现。关于宁德时代的储能业务,目前能够从其公布的消息中找到的核心为:

中国市场,由宁德时代主导执行的第一个创国家优质工程及发电侧分散式百兆瓦时级锂电储能项目、青海省海南州特高压外送基地配置项目塔拉滩一标段1000MW光伏电站配置交流储能项目投运。宁德时代目前已经开始对整个储能的上下游产业进行布局,从发电、到电能传输、再到储能,再到阶梯性利用。

海外市场,宁德时代的储能业务更多在于下游,如提供部件、提供电池系统,比较典型的案例有户外系统EnerOne产品。

依托于自身对储能、电池、阶梯利用的相关优势,宁德时代目前的储能业务打法为,国内市场上下游双向布局、海外市场更多向下游布局,并且从其企业发布钠离子电池计划来看,它将权衡手中“固定的锂离子资源”,进行动力电池和新业务的分配。

而这个方向,实际上与另外一个巨头-华为,在思考上有着高度的相似。在汽车行业里不断讨论华为是否最终会造车时,本质上,华为正在对同级于造车的能源业务进行布局。

动力电池研发放缓,宁德时代的原因是紧追华为?

对于华为能源,外界知之甚少,但目前它已经做出了一定成绩:光伏逆变器全球累计出货量118GW;与全球190多家电力企业深度合作,提供智慧电网、智慧电厂、智慧矿山等解决方案和数字化服务;为两大电网、国家能源集团、华能集团、电建集团等电力公司的数据湖及云平台建设提供技术和方案支撑。

碳中和、碳达峰等全球级目标提出之后,眼见得越来越多巨头级企业开始参与更高层次的企业布局,宁德时代、华为的布局,与国家战略进一步趋近之后,意味着其将拥有更广阔的的未来。结合其一系列举动,再剖析眼前汽车领域的现状,能给到其企业的相关新结论。

写在最后:

本质上,宁德时代目前的布局和业务发展,已经跳脱于传统的汽车动力电池巨头这一单一维度。至于接下来它的发展趋势与形态,答案目前无法揭开。需要在钠离子电池技术正式推出之后,才能给到相应的新消息。

如果其未来的战略是进一步发展储能业务,动力电池业务的发展预计会较之此前产生比较大的变化。